天堂鳥幼兒園即將走完它的第二學年了!突然之間,我對時間的感覺有點錯亂!好像覺得很快,又好像覺得已經過了很久,似乎長期以來生活中、思維裏,幼兒園裏許多大大小小瑣瑣碎碎的各種情況,已變成了我生活中最主要的基調。

特別是這一年裏人事更迭,新老師因個人、家庭、意外等等各種因素,只在學校任教短暫的日子便不得不離開。素惠、雅苓和我也都在這一年多裏經歷了人生中重大的變故,凡此種種都對學校造成莫大的衝擊,也再再考驗著我們的理想和堅持。令人感動的,是雅石的不棄不悔,在遭逄困頓挫折之餘,仍一稟對孩子的堅守崗位、全心投入,甚至對爸爸媽媽也付出許多額外的心力,為孩子做許多深入的討論溝通,令人感動的,是素惠的情義和熱血,在她自己生命的低潮裏,憑著信仰和智慧走過,又立刻對雅苓伸出援手,承擔了學校所有的行政工作,也成為凝聚老師、家長、園方的樞紐。令人感動的,是所有家長的肯定,尤其是社區外遠道而來的新家長們,從不了解,遲疑到信任,甚至以行動支援學校的清潔工作、教學參觀和各項活動。到了學期末,發現學校的財務狀況有危機,更有許多家長慷慨解囊,協助學校度過難關。這樣的支持不僅讓我們感到極大的溫暖與感動,也讓我們更感受到對孩子及家長們的責任與承諾。

要成就一個理想的幼兒園是多麼的不容易!學校發展到今天,一路走來除了感到為理想而教育的困難和可貴,我更深體認到環境的重要性。所謂「境教」-環境巨大的影響力。來參觀學校的新家長問我:你們學校真的很棒!但是真的好遠,交通、接送是最大的問題、你們為什麼不搬到交通方便的地方?

這樣招生就不是問題了!當時我回答:搬到市區裏,我們不可能找到這樣的環境,孩子就不能在大自然裏成長,我覺得這是很可惜的事!其實,回答這個問題時,我只是在直覺上覺得我們不可能搬家,事後我不自覺在腦海裏自問,咀嚼這個可能性,然後答案逐漸浮現,愈來愈清晰- 我知道〝招生〞不是我們的目的,提供給孩子一個最好的成長環境才是我們的目的,這個〝環境〞不只是在教室裏,我們有好的老師,好好的〝教〞孩子〝對待〞孩子而已,還包括孩子每天生活在其中伸手可及的花樹蟲鳥、恣意奔馳的草原。雅苓的說法更清楚了:「當初我來天堂鳥幼兒園就是因為這裏有一大片草原,所以我就來了。」

「而且環境對一個人的影響很大,我覺得人工的環境比較危險因此我們不得不對孩子做許多限制,自然環境比較安全,因此我們對孩子的限制就可以很少,孩子可以更自由的探索;很自然的孩子就會更自在,更快樂,更有創造力。

雅石的朋友在台北教幼稚園,來天堂鳥參觀了一天,我問她感覺如何?

她說:我們學校大概只能做到〝主題教學的精神〞,沒辦法做到真正的主題教學!我很好奇為什麼?她說:因為這裏只有十幾個孩子,我們的空間大概只有天堂鳥一樓教室的一半不到,可是我們班有30個孩子,吃飯、睡覺、上課都在同一個地方,

要做主題教學要有很多東西,孩子的作品要有地方擺,我們的空間沒辦法做。我突然可以了解到為什麼台北或者都會區的孩子會學很多電腦、英文、才藝或

各種補習班的課程,因為他們沒有足夠的大自然和空間讓他去親近、探索、去嘗試,於是他們只能在人工化、封閉的空間裏經營腦袋裏那一塊認知的田地!這不是不好,而是不夠平衡。於是,我心裏的答案愈來愈清晰-在台灣這個愈來愈都會化、人工化的社會裏,現代人最難得的就是跟大自然相處的經驗。雅苓說得好:「享受過自然環境的人,才會知道

自然環境的美好和重要,我小時候就是爬樹、玩泥巴長大的。」我想起自己還沒上小學前在金山鄉下大姑姑家的借宿經驗,表姊帶著我割草、放牛、撈魚、抓青蛙、爬到樹上摘橘子,看大人採茶,走一個多小時山路下山吃一碗清冰的甜美滋味。和眼見從溪裏抓來的小魚圈養起來後被大兩沖走的傷心。

21世紀的台灣成長的孩子,有多少人有一個〝鄉下的外婆家〞可回?有多少人在童稚的記憶中,可以儲存一個有田梗綠樹、蟲鳴鳥叫的故事。

讓自己的生命跟大地深深的聯結,在大自然裏獲得滋養。作為日後長長的生命之旅中,一塊堅實質樸的田地,

以便禁得起未來旅途中不可知的風兩與試鍊!於是我愈來愈清楚,群山之中的天堂鳥幼兒園,正是一個世外桃源,為有幸

生活其中的孩子、老師以及家長們提供一個寶貴的資源,一個寧靜而豐盛的大自然嚮宴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新竹天堂鳥幼兒園 的頭像
新竹天堂鳥幼兒園

新竹市私立天堂鳥幼兒園

新竹天堂鳥幼兒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