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發現,家中有幼兒的父母喜歡聽我說這個故事﹕

有一天,我在幼兒園閒逛,恰好孩子們團團圍坐,正進行團體討論。

那一天的項目是「分享」。六歲的柔,拿出她的作品準備講解,猛一看,那作品就像一堆垃圾貼在一張瓦楞紙上。柔很認真地介紹她的作品,名稱是「河馬的家」。

她仔細介紹了河馬家中的陳設,有吃飯﹑睡覺﹑上廁所的地方,也有食物和棉被,

真是鉅細靡遺﹑結構完整,令我肅然起敬。

介紹完畢,接著,小朋友爭相發問,舉凡﹕為什麼要有被子﹖你的河馬家和動物園

的河馬家有什麼不一樣﹖在一片熱烈的氣氛中,一個個小腦袋不斷迸出想法,並努力

結構﹑表達出來。

童稚的智慧火花

在那樣童稚的討論中,我被一種嚴肅的求知態度震動了。我從來不知道,幼兒可以如此

深入地使用他們自己的語言,激盪出屬於他們那個年齡的「智慧火花」。

並不是這裡的孩子特別聰明,只是他們的學校和老師用對了方法。

我這麼認為,是有原因的。因為我的孩子曾經拒絕上幼稚園,經歷一段反省﹑探究的過程後,

我學會如何選擇幼稚園,也調整了對幼兒教育的期待。

和許多父母一樣,我原本以為,上幼稚園只要開開心心﹑學點才藝就好。但我錯了,正如一位

擁有幼教碩士學位的朋友所說﹕「幼稚園的小朋友最可憐了,因為他們還不能清楚表達自己

的遭遇和感受,一旦在學校遇到什麼挫折,家長不容易弄清楚,加上孩子也容易忘記,所以,

總是錯過處理的機會。」所以,老師和家長面對面的溝通﹑澄清和討論就很重要,家長與老師的合作在幼兒教育的重要性,恐怕比其他時期都大得多,甚至可說是把孩子教育好的關鍵。

 

不一樣的幼兒園

 

在我們幾個家長合作成立的理念學校─天堂鳥幼兒園中,老師對孩子的觀察,深入心理層次,

並影響著教學方向和內容。孩子的行為改變,往往是發生在老師和家長深入的談話之後,

大人的態度和方法改變了,很快地,孩子就改變了。

我們做父母的,固然了解孩子,但有時候若能得到老師另一個觀點的建議,來彌補平時

忽略的盲點,則更為可貴。而最值得一提的是,從對孩子的了解和接納出發,親子雙方都得到

學習的機會,於是,行為的改變,甚至是生命的改變,就自然發生了。

一年之後,我的第二個孩子也進入「天堂鳥幼兒園」就讀。當時,他是一個粗裡粗氣﹑喜歡

開無厘頭玩笑,又有急性子的四歲男孩,在「搶玩具」這件事上,自然是吃盡了苦頭。但是,

他很快就學會了「尊重」的觀念。我以為這是四歲孩子不能懂得的,但他竟然學會等待﹑說理,

表達自己的感受和理由。我想,這是學校的氣氛所培養出來的。

改變管教的方式

我感受到兩個孩子已經不能再用吼叫﹑責打和嚇唬來管教了,但我要怎麼樣來令他們服氣父母的管教呢﹖於是,我們家開始了每週一次的「家庭會議」。在家庭會議中,人人有提案的權利,例如﹕我們家有一位小朋友吃飯非常慢,總是浪費別人

的時間,怎麼辦﹖人人爭相發言,最後投票表決。我驚訝地發現,四歲的小男生也能忍耐著

舉手,等候主席許可才發言,並且十分尊重決議。是的,幼兒園裡的團體討論和決議過程,令這些孩子學會了自制和尊重,並且嘗試用他們的小腦袋解決問題。

我看見我的孩子在學校不是學什麼才藝﹑美語,而是在自我認知和人際關係處理上有可貴的成長﹔在表達和創造方面完全不受壓抑的發展﹔對各種知識則保持高度的好奇與熱切﹔而常常爬樹和奔跑在草地上的結果,生病的機率也大大降低。和孩子一起成長

其實,我是與孩子一同成長的,在「天堂鳥幼兒園」主題式的教學方法下,我常常感到知識不足

的恐慌,例如,進行「恐龍」的主題時,孩子會問﹕為什麼恐龍時代有的動物死掉了,有的卻

活到現在呢﹖劍龍身上為什麼有刺﹖暴龍有多大﹖這些問題逼使我走進圖書館,借閱一些書。

什麼是主題教學﹖我也不懂,我只知道,我們不要老師按著教案照本宣科,不是拚命講解,

灌進孩子耳朵裡。我們要孩子浸潤在學習環境中,有充分的想像﹑創作和思考空間。孩子學會的

不是一點一滴的知識,而是求知的方法,他有深入思考的習慣,也經常組織和表達出來。

這令我回想起「火車」主題進行時,我家的四歲小男生常常要穿上他那一套很像「列車長」的衣服,並不斷瘋狂地告訴我火車的種類,同學們扮演火車站哪些工作人員,火車博物館的蒸氣火車又

為什麼不開了…,這些是他在實際參觀﹑接觸﹑體驗後,發問﹑討論﹑遊戲而得到的。

我覺得實在有趣極了,我和孩子一起享受他的童年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新竹天堂鳥幼兒園 的頭像
新竹天堂鳥幼兒園

新竹市私立天堂鳥幼兒園

新竹天堂鳥幼兒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