楔子

宗瀚要畢業了!他,要帶著開朗的笑臉離開天堂鳥。
日子過得真快,一轉眼,二年的時間就這麼過去了。
宗瀚在四歲時,我們開始考慮讓他上幼稚園,當初我們只想找一個幼稚園,不會教寫字,不需要學美語、電腦,老師不會打小孩或體罰小孩(因曾聽朋友提及目睹幼稚園老師罰小孩
雙手舉椅子站在教室門口、同事的小孩在幼稚園被老師打一巴掌),我們希望宗瀚每天只要到
學校學習如何與其他小朋友相處,能適應團體生活就好了。因為一張廣告讓我們來到天堂鳥,我們沒再看過第二家幼稚園,沒想到「無心插柳柳成蔭」,二年的歲月,宗瀚有了讓我們意想不到的改變與進步。

迷思

一直以來,宗瀚就是人們口中的好孩子,乖巧、不吵鬧,從小,我們帶他參加任何聚會,他可以從開始到結束都安靜的坐在椅子上,儘管周圍的其他小孩都已玩得天翻地覆、無法無天,他也不會吵著要下來。在家裡,他永遠會在我們的要求下把手中的玩具,沒有第二句話就讓給不懂事的弟弟。我們一直很滿足於他的狀況,直到來到天堂鳥,我們才發覺,其實,宗瀚一直有許多情緒壓抑在心中,
或者應該說,我們根本沒發覺問題,更談不上去引導他發現自己的情緒、表達自己的真實想法與情緒,當然,他就成了這麼一個所謂「乖巧、聽話」的孩子,而我們也沉醉在這樣的迷思中。

掙扎

感謝上天有天堂鳥這個地方,在雅苓老師、梅凌老師、劭玲老師以及麗月、曼肅、艾玲以及許多家長的努力下,讓宗瀚得以在此進行一場二年的蛻變。或許在享受甜美的果實前,必得經過艱辛的過程,當宗瀚開始對我們原本的模式開始有一些質疑,
「為什麼每次都要讓弟弟?」
「為什麼一定要這樣?」
「為什麼我先玩的玩具一定要讓他?」「………..」「………………」,
我們遭受到前所未有的震撼,甚至開始懷疑當初選擇這所幼稚園的決定,
因為原本「乖巧聽話」的小孩不見了。我們全家一起經歷,宛如一場權威與自主的戰爭,過程中有生氣、憤怒,也曾失落、傷心,不知該如何是好。
而天堂鳥的一切,在無形中成了我們最大的支柱,在這裡,不僅是宗瀚學到了表達自己,幾次家長會的經驗、意見分享,以及每次到園時驚見老師、家長及孩子們的互動模式,更讓我們學會了對孩子「放手,也放心」。現在的宗瀚,雖然仍會有堅持,有時也會有質疑,但是,更多時候,他可以好好跟我們溝通、討論,也願意靜下來聽一聽、想一想我們的意見與想法,再作出他的決定。

豐收

有幾次來這裡時,我看到宗瀚不只是在那裡等著別人來邀他參加遊戲,而是能主動對他人提出邀約,
也會主動告訴別人他的高興與不愉快,我知道他正在改變。而我永遠忘不了那一刻,當粘老師對我敘述著某個雨後的早晨,宗瀚、質希及浩尹跟著他去砍竹子準備做竹筒飯,平時在學校仍表現安靜、乖巧的宗瀚竟可以跟其他人開玩笑,一路上有說有笑的玩得一身黑回來,
我想像著那樣的場景,好些天內心欣喜、激動得直想哭。
害羞、不敢表達的孩子,發出了開朗的笑聲,綻放燦爛的笑容。

感謝

我們是幸運的,因為許多人的付出,讓我們能在天堂鳥成長,不僅是宗瀚,還包括他弟弟、我們夫妻倆。我們沒有像許多父母,為了小孩踏遍各大小幼稚園仍傷透腦筋,這裡,是我們最初的選擇,也是我們唯一、最終的選擇,感謝這一路過來,曾經為天堂鳥付出的每一個人,因為你們的努力,有了今天的天堂鳥,
我們才有成長、蛻變的機會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新竹天堂鳥幼兒園 的頭像
新竹天堂鳥幼兒園

新竹市私立天堂鳥幼兒園

新竹天堂鳥幼兒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